您的位置:阳光我们 > 我眼中的华健
关于华健的一则日记
 文:Sunnysky
坐在宿舍的床上,挡着帘,点着光不是很亮的灯,拥着很暖的被,一切不是很舒服,但心情很好,提笔写这则日记。

我觉得自己已经过了那个疯狂崇拜偶像的年纪,但看到华健的车缓缓驶出体育场,还是有一种很伤心的感觉,好像,好像是失恋了一样,呵呵,写出来真是有一点点的不好意思。

今天已经是11月19号了,今年大连的天气格外的冷,前几天下了好大的一场雪。想起上个月这个时候,正在准备着去听华健的演唱会。98周华健大连演唱会,这句话本身就充满了诱惑。记得10月4号放假回来,在公共汽车上不经意地看到广告,当时的感觉真是无法形容。一种梦想成真的幸福。

幸福这个词儿总是让我想起齐豫的一首风格蛮奇特的歌儿,虽然很喜欢,但在我,幸福似乎那么容易得到呵。。因为我的要求也不想太多。

然后迫不及待地订票取票,其实在买票过程中有许多事是无法公开来说的,不过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演唱会结束后,《辽沈晚报》报了一些关于售票的情况,写得很堂皇我看了以后只是觉得好笑。

刚才写的这些我完全是以平静的心境写的,并不愤怒。因为中国人在很多事上都已经是麻木了的。事实上我只带了一双耳朵,一双眼睛,一颗心灵去听去看去感受。事后周六看电视,华健说“明天晚上会有一个演出,相信一定会相当精彩,你一定会记得有过这委一个演唱会!”我真是觉得此言非虚。

10月23号的夜晚是我终生难忘的一个夜晚。坐在体育场的第8排,不尖叫,不跺脚,静静地听华健唱。我知道华健希望观众和他一起唱,我也清楚他的每一句歌词,可是我还是愿意聆听,为他鼓掌,为他骄傲。满场的歌最爱的是《寡妇村传奇》,虽然拥有两个不同版本的这首歌,但听华健唱还是有不同的感受。只是少了当时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不过最感动的却是《我站在全世界的屋顶》,说不出是怎样一种感动。。。

其实听华健夸大连还是有一点高兴的,虽然自己并不是大连人,但慢慢地对这个城市也有了相当的感情,毕竟在这里我度过了我最值得纪念的年轻时期,在这里我改变了太多,也学会了太多。不过大连的媒体报道是相当的落后,真奇怪记者见面会据说也去了不少记者啊。

前几天走在友好广场,看见“太阳城”的霓虹在夜晚的大连十分耀眼夺目。不禁想起华健的歌迷见面会在此举行,可是我们是在事情已经过去后才辗转得知,呵。又想起华健在电视里说“明天天气会冷一点,可能要加一件外套”他是不是以为这段话当天可以播出呢。对于媒体的麻木,我不知该说什么。

想起一个下午,刚刚洗完澡,一个高中时的朋友打电话来要我去她家,穿着长裙,拿着透明的粉红色手袋,骑着自行车在街上走,当时的心情就很好。到了她家,聊得差点错过了音乐无限的时间,打开电视,呵,是华健的专访!我们一起看完了《有故事的人》的音乐录影带,很是喜欢。

后来回到学校看到《广播歌选》上登《有故事的人》创作侧记,觉得做一张唱片真是好辛苦。当然以前也知道一定会很辛苦,但是《广播歌选》上登的这篇文章真的是写的满生动的,又亲切又快乐,又真实。包括一些地方写相当有文采,这是一般文章里见不到的。因为华健演唱会《当代歌坛》还没有及时报道,所以翻出去年华健在北京开演唱会的报道。发现真正到现场看完演唱会后再读报导有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而且又重读了一遍当年读时跳过不看的采访陈淑芬女士的报道,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大概我们所认为的事可能 都是错误的。比方我们一般单方面的认为一个歌手对他的行为是完全清楚的,而实际上他要到什么地方演出,他的专辑出现了盗版,他的演唱会的组织情况,有很多是歌手自己也不能够完全控制的。所以有的时候媒体对于歌手也是太苛刻了。艺人们一天要说好多话,他们自己也未必记得,可是记者们会断章取义,吹毛求疵地拿出来枉加揣测。能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似乎很难,庆幸的是,华健依旧过来了。

后来在《当代歌坛》上看到了那一张被制作成演唱会海报的一张照片,于是那天的一切又清晰的出现在眼前,这一切终究是过去了,那华健不会“终究”唱下去呢,我希望,并且等待。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发表评论 

我们已不须要计算华健用了多少时间来俘掳我们的心,因为听周华健的歌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份!
 
 
  首页   动态   资料   音乐   照片   我们   阳光   留言   论坛   在线音乐
Copyright © 1999-2020 wakincha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56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