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阳光我们 > 我眼中的华健
两个五年
 文:
题记:近日回家,颇为难得地整理起多年来束之高阁的旧物,于是发现了这篇东西,卷在一堆当年的文学梦遗留下来的故纸中,看过之后,自己也禁不住有一些感动,那时的自己,像一个文学青年一样,在每晚的题海奋战之后总要爬一爬格子,唯独这一篇却没什么野心,最出格的想法也只是投递到当地电台的娱乐节目,让听众们了解一下什么叫作超级歌迷,哈!后来却不知怎么,或许是那接踵而来的黑色七月吧,它终归被收留了起来。那一年,我17岁,高三在读,刚好是喜欢华健的第五个年头;而今年,我22岁,研二在读,已经是喜欢华健的第十个年头。无端涌起的感触逼得我再一次拿起笔,就在同样的几页纸上,接着续写了一些东西,和旧作一起,权当作上下两集,就像是两个里程碑一样,记录下我有华健相伴的两个五年……

前五年:

生平第一次听到《让我欢喜让我忧》,是在1991年一个夜凉如水的晚上,我初识了一把温柔诚挚的声音,然后,记住了一个质朴的名字——周华健。一个月后,我真真实实地把这张专辑捧在了手上。封套上的你,淳朴地一如你的名字:一头浓密的黑发,一个独特的下巴,脸上挂着温婉柔和的笑容。称不上英俊,你平凡得就像邻家的大哥,可是你的歌声却带给我满身满心的震撼:绝对的纯净自然,绝对的成熟深情,丰富得令人惊叹的声音表情……让听歌的我不禁神游物外,从此将这张专辑视若珍宝。

许多人说你之所以如此受欢迎,一方面源自音乐的魅力,另一方面则源自你个人性格的魅力。我当然坚信这一点,因为我正是因为这两方面而在芸芸歌手中用不一样的眼光看待你的。曾经是一个李小龙迷,只身从香港到台湾求学,却倔强地不肯向家里要一分钱,只靠一把吉他,一天赶几趟班到餐厅驻唱来负担学费;曾经用全部的积蓄买了一把心爱的吉他,一直当作宝贝珍藏,谁知却在一个台风之夜变成了汪洋中的一条船;曾经患有很严重的胃病,在深夜一个人骑车去看医生,险些被卡车撞上死于非命;曾经在音乐的路上数度浮沉,苦无出头之日,一度想要放弃,然几番挣扎之后终究奋而前行。就这样苦熬多年,才终于在1987年,你已27岁的时候大器晚成。

一样有着坎坷的经历,在你的歌声中,我却听不到如王杰般的忧郁,或是姜育恒般的沧桑。你有的,是执着,是乐观,是自信!我佩服那第一个用“阳光”来形容你的人,如此之贴切:温暖的笑容、爽朗的笑声,时而稳重深情,时而调皮诙谐,你就像一个大孩子,在音乐的世界里畅游,乐而忘返。你仿佛采摘了春天里太阳所有的温暖,炼制了一把温柔的刀,轻而易举地降服了无数渴望好音乐的人。

五年了,我一路相随,看着你越过一个又一个高峰:从亲切醇和的“阳光游子”到锋芒毕露的“天王杀手”,从小小的唱片制作助理到成立自己的“摆渡人音乐制作有限公司,”从普普通通的穷学生到“1995台湾民众票选十大魅力男士”榜首人物,从创作第一首歌《摆渡人的歌》到荣获“亚洲杰出创作歌手”殊荣……我一直在这里,为你喝采!偶像的光环总是容易让崇拜者眩目,而我却宁愿带着三分理智,去读懂你隐藏在巨大成功背后的,那些不愿展示于人前的东西。

记得那首《怕黑》吗?你说写完这首歌后,有一种说出真话的虚脱与平静,我被震撼了。这才知道,原来,在你爽朗的笑声背后,在你“乐天派掌门人”的封号背后,有那么多的认真与在意。记得那首《璀璨》吗?那也是你自己创作的歌,我爱在深夜里一个人静静地听。闭上眼睛,你仿佛就是一位老友,坐在身旁,用琴弦倾诉着:“每当曲终人散之后,眼看缤纷色彩变灰暗,我在等待那一份孤独的来临,还是等待那一阵寒冷的偷袭,不知道,我永远不知道。冷冷清清,我的心情,璀璨的所有已远去;筋疲力尽,我的声音,喧闹的回音却恢不去……”我清楚地听见,你的声音因为太多的感触而渐渐哽咽,之后便戛然而止,我又一次被震撼。第一次的,我感觉到了你的疲倦与退意,我不知道,你还会坚持在这个喧嚣的舞台上站多久,但我知道,无论未来怎么样,我,或者华健,都会在地球的某个地方真诚地活着。所以,当你说你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时,你知足了。

华健,祝福你!

(1996.5)

后五年:

黑暗终于散去,象牙塔里的风景扑面而来,日子就在这别样的兴奋和丰富中流逝。突然有一天,不经意地听一个舍友颇为幸福地说起,她之所以考来北京念书,就是为了能到北京沙龙网球公开赛上亲眼看一看张德培。我听了不禁心中一动:谁说我不曾怀有类似的向往呢?那颗在我心中闪亮多年的星,会不会也有一天降临到我的身边?

日子依旧一天一天地过去,波澜不惊的;我依旧关心着华健的一举一动,满怀期待的。对于我这个凡是看见、听见、或是想见“周”、“华”、“健”就激动不已的大龄追星族的疯狂行为,周围的人见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甚至积极配合了起来。一时间,那个远在海峡对岸的人有什么风吹草动,总有人赶在第一时间前来汇报,令我颇有一种共赏共享的幸福。就在这样的真心渴盼与翘首以待中,梦想终归还是落到了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华健要来北京开演唱会了!

1997年10月4日晚,当沉积了太久的梦想真正实现的时候,做梦的人却还是有一种极度不真实感。那天晚上,我生平第一次——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次——真真正正地见到了活生生的华健。他与我心中那个勾勒了无数次的形象没有什么区别,是一样可亲出色帅气,而完美的。然而还有一些是我没有料到的。本以为,蕴藏多年的热情会一发不可收拾,积蓄已久的兴奋会排山倒海而来,可是,在群情激昂的那一刻,我坐在偌大的首体里,内心却出乎意料地平静,没有起身,没有高呼,没有尖叫,我奇怪我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满场飞奔卖力演出的华健,我突然在心里默默对已经逝去的青葱岁月说起了再见。或许吧,多年夙愿的达成,就将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果,从那一晚开始,以后,就该有些东西是不一样的了,我想。

与其说是结束,毋宁说是另一全新阶段的开始。我又回到了我的生活,经历考验,经历挫折,也经历情感,在这些经历中艰难学习着长大。对于华健的依恋却似乎在这一连串的经历中显得日趋“平淡”。我不再没日没夜地抱着收音机跟监听敌台似的收听台湾广播,也不再“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地疯狂收罗华健的点点滴滴。可是我知道,在我的心里,华健并未远去。这么多年了,他早已深入骨髓,渗入血液,如空气般习惯,如呼吸般自然而不可离弃了呀!只不过,对我来说,他不再是偶像或其他高高在上的一切,我已经学会退后一步用保持距离的眼光欣赏他,试图更深入地体会那眩目光环背后真实的华健。我宁愿当他作一个老友,不必常联络偶尔见面便可心领神会的那一种。我还是会在飘荡着华健音乐的地方不由自主地驻足、凝神,也还是习惯随时在手边放着华健的歌反复地聆听,只是,不再是全部。

记得在考研临近那段最艰苦的日子里,天天踩着白雪往返于教室、宿舍,孤独的旅途中,陪伴着我的,惟有华健的那首《如果我现在》,每每感动得落泪,只为那份和华健不一样的感慨与恰巧雷同的无奈。如果我非要说,我也从中听到了希望的召唤,是的,不用怀疑,只是因为,那是华健。

一路走来,直到今天。如果说,在这十年里,有什么东西是不曾改变的,大概除了我的父母家人,也就只有华健和他的歌声了。说实话,对于未来,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就像我第一次听到《让我欢喜让我忧》的那个夜晚,我无法预料这个声音将带给我什么一样,明天永远都是一个未知数,但幸好我还记得,华健说过,不要知道未来,让明天自己走来,总有一天,我们会赢得属于自己的喝彩!

所以,我要对华健所说的一切,除了感谢,还有祝福,除了祝福,全是感谢……

(2001.8)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发表评论 

我们已不须要计算华健用了多少时间来俘掳我们的心,因为听周华健的歌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份!
 
 
  首页   动态   资料   音乐   照片   我们   阳光   留言   论坛   在线音乐
Copyright © 1999-2019 wakincha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56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