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阳光我们 > 相健有弦
这个角度的快乐-记阳光8周岁庆生
 文:摆渡苹果
这个角度的快乐-记阳光8周岁庆生

确定华健可以参加阳光庆生会时,
永安哥跟我说,“华健16:30去彩排,生日会安排在17:00吧,叫大家别迟到。”
我对大家说,“大家16:30集合,别迟到。”

21日上午偷闲,在敏的博客里留言,
“要不得要不得,
现在我不能激动!
呵呵
下午,希望我能像当时的你一样,
按部就班,
完成我的使命:)

然后偷偷的躲在角落,看着他发呆:)”

这就是我对这样一场美好的超越所有健迷想象的活动所做的设想。

下午16:30,飞鸟、xahj、蓝色小猪和我,
带着刚刚采买到的鲜花、点心等东西坐在出租上着急,一个路口就是转不过去……

17:00左右确认到,华健才去彩排,行程会稍晚。

我把停车牌交给ben,让他关照司机停车位置;
ben和小色交代我华健进来后的流程:
我献花、引位,尽量让华健enjoy,大家互动……
责任重大,有点想退却——可,这个时候,怎么能?
阳光的“保姆”怎么能在阳光生日的此刻退却?
ben和小色对我说,别怕,我们都在。
这感觉,就像十年前我对朋友说,很喜欢《朋友》里那句“还有我”。
还有我,一切还有我们,朋友,还在,在你身边,在你身后。
安心。

17:52,贵哥说他们已经出发……大家各就各位准备迎接华健。
我站在门口,说实话,已经没了那种2004年底第一次见到华健的紧张,
更多的紧张是,对华健&永安哥的一种承诺,是对在场41位朋友的承诺。
——作为活动的组织者之一,突然发现,
虽然可以距离华健更近,但其实,也真的放弃了一些作为歌迷才能享受到的东西。

比如,躲在角落默默去看他的权力。
感觉就像,2004即将结束的那个夜晚,华健是舞台上的“神”,我可以用眼神去膜拜;
而现在,2008刚刚开始的这个午后,我要站在华健的身边,把他看作“人”来沟通互动。

18:05分,华健终于来了。
站在门口的服务员比我还要紧张,早早开了门想要看看这位歌坛巨星。

恍惚间不记得是否真的听到他爽然的大笑,就这样进来了,
忙把手中的21朵玫瑰献给他
——突然想起某一张偶然邂逅的照片,他大步的走在所有人的前面,
——甚至包括魁梧的贵哥,带着无边的潇洒与大气……
然后抓紧自己的步伐,走在他的身边。

华健进来,
大家纷纷叫起华健的名字。
我把华健让到主位,他脱了衣服,却不肯坐定。
贵哥很放心的坐在一边,这样的信任让我感激。

华健说,“我多够诚意,带了吉他来的,李吉他”
——心里窃笑,在场的哪一个会不知道“周李”的渊源呢?

华健打开吉他唱歌,
他说来首俗的,乐园说,《朋友》,
然后华健瞪眼,偏偏弹了《亲亲我的宝贝》。

然后我喊了《新天地》,
华健说,副歌好难弹的~
——其实我没想你真的能弹,只是想你知道,有人多么爱这首歌。
可是华健竟然弹了起来,
现场的这首歌少了些阳光下的干燥味道,多了种近在咫尺的亲近。
唱完2句,又卡了壳——就像内蒙818一样,
而这次他却没有停,一直唱一直唱,我就那样蹲在对面,
傻傻的听,眼眶不自觉的红。

华健说,我可以来给大家伴奏,3个人,谁来呢?
绣娘,北协模仿能力很强的一个“能人”
——华健笑着接口,“怎么,百家姓里有姓‘能’的吗?”
——这样的调皮让人真的无语……

邯郸来的阿鹏跟华健合唱了《最真的梦》。
北京的杨桃姐姐和华健唱了《若不是因为你》。

唱歌暂时告一段落,贴吧的朋友提醒我给华健送纸巾
——华健如此的卖力,汗都已经流了下来。

我走过去,笑问华健,“记得阳光生日吗?”
见华健摇头,然后接着问“这样能算合格吗?”
华健略微有点窘,我赶忙说,“给阳光留下生日祝福吧,阳光8周岁了呢。”
我说,“感谢华健,感谢永安哥,贵哥,T先生,感谢到场的贴吧和米店的朋友……”
无比罗嗦,却又发自肺腑。
真的,那一刻无比的认识到,无论阳光,贴吧,米店,以及最后没有到场的水木华健版,
对华健来说,都是他的歌迷,看到他的歌迷很团结,
相信那时华健的笑容,会有更多真心和快乐吧。

ben点燃了阳光生日蛋糕的蜡烛,
华健发表感言,而我盯着那越来越短的小蜡烛有点着急,
顾不上近在身边的他究竟说了什么,想的只是俗套的,要在蜡烛熄灭前吹掉……
俗套,俗套,插话,插话,何时插话?
我心里一再犹疑的张口又闭口,最后终于在蜡烛只剩了一寸的时候打断,也提醒了华健。

其实,不是没做梦过想和他平等,想听到随意天南海北的谈,想听他放掉那些所谓大众流行想唱什么就唱什么,
这样的梦,已经做了不知道多少次。

可真的有机会时,却知道,时间少,人多,他行程满,大家梦想多。
只能忍痛以这样的方式去组织这样的活动
——心里一直想着,北大慈善个唱时,那个被大家批判的,
打断了华健说话的女主持人。
压力,不是没有。

然后他吹蜡烛,吹完,我撤掉蛋糕。

在他身边说,华健,这是特意为你买的杨桃。
华健看到那些被茶馆服务员切的形状怪异的杨桃,
伸手拿了一块方进嘴里。
——这感觉,就像平时一脸严肃,总护在华健身边的贵哥当日毫不多言,万般自然的坐在角落里一样。
简单,默契,不需要语言。
就像,最爱的《新天地》里那一句“你说就算我不出声音 你也懂得 我在说我爱你”。

华健唱起《新天地》的瞬间,和他拿起杨桃的瞬间,
是最让我感动的2个细节,就像蒙上团团布片的鼓槌,蒙蒙昧昧地敲在心里,钝钝的疼。
真实得无法用语言去形容。

贵哥应该很开心,特意提醒我们要去签横幅,
华健应该很开心,在横幅上签了21日和29日两份祝福。

华健走的时候,已经19:00,目的地是即将开场的一场演出。
还特意带走了那21支玫瑰。
所有参与组织的朋友都没有走……很多很多到场的朋友都没有走,
大家一起帮忙收拾横幅,灯牌……
就像很多年前在小学举办的那种班级的元旦晚会,
嘈杂而快乐。
这时我们也才发现,原来阳光的生日蛋糕,华健还没有吃到……多么的遗憾。

而当日其他的很多细节,不再记得。

后来和敏如此说,
他终于又唱了《新天地》。
兴奋的,快乐的,已经和从前有了微妙的变化:
更多的是对华健和大家的责任,
是筹备和组织的乐趣,
做了组织者,少了从前歌迷那种最简单的快乐。

虽然站在了华健的身边,拥有一种不一样的快乐,
但总觉得,两相比较,其实很难分出哪种会更让人满足。

可我知道,我会选择一种,让当时的他觉得快乐的方式去做。
也许,这就够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发表评论 

 
 
  首页   动态   资料   音乐   照片   我们   阳光   留言   论坛   在线音乐
Copyright © 1999-2021 wakincha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56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