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阳光我们 > 相健有弦
歌如温泉
 文:美狄亚(四健客之东邪·佳
常常看很多人写到:有了华健,就可以忘掉一切烦恼,治愈所有伤痛。
我羡慕他们。
我不能违心地说,哪怕什么都失去,只要有你,就有力气。
因为我是一个27岁的已婚妇人,有太多现实堆砌在眼前,折磨的,诱惑的。
一首歌不可能让人停止挣扎,生活只有靠自己过下去。
他不是我的阳光,但是我的一眼温泉。


岁月催人2003-6-19
我在家听歌。
前前后后二十多张专辑,今天听11年前的《不愿一个人》,昨天听《忘忧草》,前天听《有故事的人》。
华健年轻时用喉咙唱歌,开阔清亮,现在用鼻音唱,柔和深沉。早先的歌悲而不伤,凄清中有希望,后来慢慢辛酸里带甘甜,苦涩也有别样的幸福。蓝调变成五彩,五味杂陈。
20年前的华健留过蓬蓬头,然后像顶着雀巢,再后来三七分加刘海,为拍《紫雨》剪了极短的板寸,以及板寸基础上成就的最佳造型。两年之后,现在是长发。
他曾经是瘦削的忧郁青年,穿不和体的西服,后来是身材健壮喜欢穿小背心的快乐男子。如今依然爱笑,越发成熟,却开始饰品夸张,颜色鲜艳,极尽休闲,重又焕发了少年狂,不过眼神多了悲悯,眼角添了细纹。
而我,也不再是15岁。

现在  2003-6-20
重听华健的《NOW》,这张专辑后来被认为险些成了滑铁卢--只卖出15万张,销售量不及从前的一半。
十一首歌,9首华健词曲,前所未有,其实是歌迷最大的财富,而且也并不像销售量所反映的那么令人失望,《如果我现在》、《送你回家》都不错。但与两年后的《忘忧草》相比,确实显得轻飘,也过于"后华健风格"。李宗盛不愧李宗盛,没有两个春秋的沉寂,没有今天的华健。
张璐曾说,她觉得华健似乎不相信自己对歌迷还有那么大的引力,或许,年轻气盛时很难做到虚怀若谷,一番沉浮后才了解能把握的太少,值得的也不多。
然而重要的,是现在,重要的是珍视现在,每时每刻,每一个现在。

新朋旧友  2003-7-06
湖南卫视新添了一档"爱的速递",我几乎不看这类综艺节目,刚才碰巧看了首期的末尾,大约讲一班毕业生找寻因故离开的班长,拍一张一个也不能少的毕业照。从千里外赶来相会的同学拍完照片,一同唱起华健的《朋友》,虽然有人走音有人忘词,还是动听。
等到结束学生时代,各分东西以后,人便会慢慢被生活琐屑淹没,疏远往日的同窗朋友,结交新的友谊--有些只为利益,多数都不够单纯。也是客观现实,没有什么对错。
友谊要经过岁月磨砺和考验,君子之交是人生哲学的成熟反映。真正的朋友往往多年不见,两地相隔,少有来往却依然怀有当初的纯粹,依然有温暖的回忆能延续。
回头再听《朋友》,不禁喟然。

能驾驭的幸福  2003-7-23
新专辑发行临近,大家都很感叹一起吃苦的幸福,想来这也是华健对过去岁月的一份心得。
的确,多数幸福都在共患难时。
人耐得住穷,耐不住富。一旦生活稳定,日子好过,进而富贵起来,人心就难守得平静。
我喜欢钱,喜欢数钱,但不喜欢数太多的钱,不喜欢发财,因为现在的幸福是我能把握的,现在的心是我能驾驭的。
说起来,华健真是有福之人。

青春的瞬间  2003-8-15
8月8日,上海大舞台。
演出前,我和张璐分了手,从不同的入口进场。她是100的票,我是680的,一个内场前区,一个看台二楼,一个立地,一个顶天。
来之前曾向代购门票的小南打听,得知经由他手的一等票共六张连座。找到座位,我占了一头,身边是一对戴眼镜的小爱人,女孩聪慧可人,男孩清秀斯文,一双璧人。
同是健迷,彼此自然地可亲,男孩欣然同意和我一起举牌子。
演出开始,我跟男孩约好每一首歌结束举一次。他真不错,整场演出只要我一伸手拿牌子,他就立刻给以配合,虽然总是或早或迟捉不住华健的目光。
现场喧闹沸腾,反映在我脑海里却是安静的世界。别人站着,大声跟唱,挤到过道中,跑上台,我还在座位上不动。很多次视线被遮挡住,我就默默地看着身边这对和谐的背影。碰到场面热烈,他们一同站起来,跟着歌声哼唱,看得出两个人都是标准的健迷。他挽住她柔韧的纤腰,她就靠在他肩上。青春是这样义无返顾,投注在人生的一些瞬间里。他们的青春,我的青春。
我一直希望能安静地听歌,3个半小时的大部分时间我都是这样。我带着招牌,是为了四健客,为了承诺,我举的次数不多,时间也不长,只有一回,仿佛是《爱相随》,我募地想起这首歌出在我刚刚恋爱时。借着对一股往事的追忆和人生流逝引起的感伤,我站上了椅子,并且侧着身,好让身后的人不受影响。那个男孩尽力举着牌子,将就我的"高度"。而我身后的两位中年女性,理解地向我微笑,甚至,还有一丝赞许。
到点歌部分的最后,张璐出现了,她从二楼一点点攀下来,终于在最后时刻站到我身边,接管了男孩的位置。在她的鼓动下,我又一次站上椅子,这一举就举到结束--胳膊疼得够戗。
曲终人散,我看见那对小爱人还在场地里流连,许是要离开才还人声鼎沸的所在,觉得不舍。我看多了散场后的冷落,知道场馆和人心不同,它会立刻将一切抛在过去的时间里。
我没有问他们的名字,但我记得他们年轻的面庞。

久久归一  2003-8-25
去上海前,我没有重温任何老歌、没有预习任何新歌,没有临时背词,做与华健同唱的准备,但在现场,我有点惊讶地发现自己还能记得不少歌的歌词。
舞台的大屏幕上,华健穿插了很多视听噱头,在我看,只是一些业内常见的手法,但溶入了歌者本身的特质:恶作剧的幽默、孩子般的顽皮、娓娓道来的温情、亲切贴熨的真挚。一颗赤子之心,使一切设计都如此自然,如此动人。
当WAKIN.COM的首页在屏幕上出现,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老友,我会心地笑了,笑那个人无时不忘巩固自己的地盘。
音乐响起,是《有沒有一首歌會讓你想起我》,我知道,是告别的时候了。无论今晚延续多久,都将皈依于这 一 首。
仿佛一个没有落差的高潮,一个突然凝固的过程,这首歌结束,就意味着音乐停歇、幕布合拢、灯光亮起、人群散去,工作人员会开始拆台、打包、装箱。

那一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我从雾气蒸腾的浴室出来,身上带了一股湿热,手里拎着一包换洗衣服,在一条罕有行人的幽深街道,迎着寒风疾步,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一首歌。我慢下步子,走着,后来停下脚。
时光走得这么疾,生命走得这样快,直到有一首歌,让你停下脚步,静静地站在初冬的夜里,回头看对街脱尽树叶的法国梧桐下一家音像店前落下的白茫茫的光。
直到它结束,我又开始向前,脚步从容,心里有安宁和温暖。
有沒有那么一首歌會让你想起我。

日久生情   2003-9-13  
华健的很多歌,我并不是初听就喜欢,比如《璀璨》、《有故事的人》、《朋友》,反而时间改造了我的听觉,修饰了音乐,好像初酿的酒不醇,初品的那一口,味道不正。
华健的长发,起先我也很难接受,但我从没说起。看它一点点长长,一点点修剪,从尴尬到端倪,到成型,从排斥到接受,到有一天,我真正爱上长发的华健。TAYLOR,谢谢你。

前天和先生分别做了一个婚姻测试,对比选项几乎一致,结果是:生活共同点较多,对稳定婚姻十分有利。
其实我们有着相反的个性,我常说起初我们唯一的共同点是同样欣赏华健,实际上除此以外别无一致之处。恋爱时,总为琐事与他争执,日子就像浸泡在泪水里。那些琐事当年看得比天还大,仿佛自己跟自己打一个人的战争,永远赢不了。
后来两个人经过了许多磨难和挫折,再后来结婚成家,现在已经三年。偶尔我们还斗嘴,都是我占上风,然后说句笑话做台阶就罢了。再大的事都能一笑,比哭有用。
相互统一不如相互了解,相互要求不如相互尊重。
日久生情,需要时间。

昨夜之风  2003-10-25
昨晚没有精彩的电视,先生占住电脑打游戏,我在沙发上看幽蓝寄给我的《96弦全演唱会》。
天渐渐凉了,开了窗,一阵风扑面而来。
个唱开在香港,为迎合市场,华健换了很多套服装,双排扣白风衣、红夹克,发亮的银西装。他表情丰富,花样迭出,变换多端,一眼看去意气风发,志得意满,胸有成竹,心怀抱负。
那时的他正在事业高峰,号称天王杀手,整日里惦念张学友,比想老婆孩子多。那时他的发型还有蓬松的刘海;那时他还爱用高音证明自己;那时他36岁。
36岁的他想过7年后,自己会不再看重专辑销量,只愿享受生活、享受音乐么。
20岁的我想过7年后,自己会不再事事强求完美,只愿活得平安、过得简单么。
窗外秋风送爽,夜凉如水,深得我意。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发表评论 

 
 
  首页   动态   资料   音乐   照片   我们   阳光   留言   论坛   在线音乐
Copyright © 1999-2020 wakincha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56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