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阳光我们 > 健友谈健
在歌里我们始终在一起
 文:redearth
写在前面:总有一些情愫无法释怀,总有一些感动不吐不快,总有一些音乐让我们动容,总有一个信念让我们风雨无阻,总有一个人让我们欢喜让我们忧。

                     周华健天津演唱会纪事

    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过了追星的年龄了,可当昨晚华健在音乐声中缓缓丛升降台中出现在眼前时我们还是像个孩子那样疯狂了。
    说一些记忆中的片断---华健和我们交流的片断,让大家和我们一起分享那些在歌里华健带给我们的快乐:
    镜头一:开场歌过后华健开始和观众说笑,我们坐在第二排(和一些这里的朋友:打着‘天变地变对华健的心不变’的朋友坐在一起),华健说到五年前来天津的事情,我先生嘹亮的对华健喊:想死你了,华健于是开心的对他说:想死你了----也想死我了!
    镜头二:中间李宗盛上来祝阵时,华健介绍他说:这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伯乐,恩人,所以,也是我最最喜欢的人,于是,我妹妹对着他们大喊:我也喜欢他,华健马上哈哈大笑着指着我妹妹对阿宗说:他也说喜欢你耶,有人和我抢你呀。
    镜头三:还是听听那位坐在2排14号摆友的叙述吧,他组织了大家一次又一次呼唤周华健,一次又一次顶住后面几排的压力举起了:天变地变对华健的心不变的的横幅。
他一次次的高呼和对华健专辑的了解也换来了华建一次次对我们这个座位的注意和交流,甚至由于他准确说出了华健《心的方向》专辑中B面第三首歌的名字叫做《你是我心中的绿》华健感动得开玩笑说:回家要打儿子了,并因此认了这个好命的歌迷为:干儿子。
    镜头四:我注意了两个扛摄像机的摄像师,一个是用支架支的机器,一个是用肩膀扛着机器跟着华健拍跑动着的华健的,他们两个从始至终一直在边工作边跟着华健唱歌,我只看得到他们没被机器遮住的半边脸,那种专注和投入绝不仅仅只来自工作,更多的我想应该来自华健和华健的歌。
    镜头五:不知大家能否记得有个幸运的女孩将她准备的礼物送到了华健的手里。礼物是个上下带着绿色中国结的铜制护身符(不知我看得是否正确,希望那个幸运的女孩也是这里的朋友,可以自己讲讲当时的情景,我先代劳了)由于演唱台比较高又和嘉宾席之间有1米多的距离,女孩的礼物不能直接递给华健,她伸出手想给时被隔在中间的两个工作人员看到了,他们试图劝她收回去并回到自己座位上,双方争执了一下,这时正在说话的华健注意到了这一幕,马上一再示意工作人员可以接受,并小声说:没关系,没关系,拿给我,拿给我。于是那个小牌牌就由工作人员传到了华健手里,女孩可能在上面刻了字,华健仔细的看完后举起来给全场观众们边看边开玩笑说:没关系,没关系,没有说我爱你,呵呵呵呵(华健的招牌笑声)。之所以说那个女孩幸运是因为接下来华健把那个牌牌放到了裤子口袋里(还露出了一个中国结,看似不经意,其实却和衣服很配),像是配合这个牌牌,下一首歌刚好是:上上签。这是我印象整场演唱会中唯
一一个华健接受的礼物(还有一个女孩上台鲜了一束花,据说是主办方安排的)
    镜头六:华健的经典动作:竖起大拇哥,配合着满脸灿烂的笑。刚开场唱到开心处时华健开始在舞台的边缘向两边跑动,跑到我们正前方时我先生果断的放弃了正在摇着的荧光棒举起了大拇哥作了这个经典的动作,华健于是马上以相同的经典动作回映了他,那一刻我的感觉他们哥俩就差再在另一只手里端个酒杯了,想起来了,这个情景好像就发生在唱《朋友》时。后来,我和我妹妹的几次呼喊也得到了华健的回映,他向着我们的方向用眼神告诉我们他听到我们的回答了。
    镜头七:唱完《一起吃苦的幸福》后,华健说接下来的这首是我上一张专辑的另一首很好听的歌,我于是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时高喊《忘忧草》(也许有人会比我快,但我占据着有利的地势,哈哈),华健只好又开心又有些无奈的对着我说:诶,看来你真是我的歌迷呢。换来的当然是我们一片的尖叫了!
镜头七:《鬼迷心窍》曲毕,华健和李宗盛“互定终身”之后,飞身下场,准备、休息,留下李宗盛一人表演,在他开口唱《爱的代价》之前,我趁那片刻安静高喊:阿宗,阿宗,(出自他的一首自传性歌《阿宗七件事》)已经低头扶琴准备开唱的阿宗抬起头对着我微笑着边点头边招手不极不徐的说:没错,我是阿宗,我是阿宗,一贯的大哥语气,我想他是喜欢我这么叫他的,然后就是隽永的琴声和娓娓道来的: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象朵永远不调零的花。。。。。。。。那一刻,有----落泪的冲动。
    是啊,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我的笔,我的键盘都不能描绘出那晚见到周华健---这个代表了我青春年少,代表了我最真的梦,代表了我爱的代价的男人的所有心情和感动。“我想我可能一生只能见你这一次了”这是我看到他从升降台缓缓升起,穿
着黑色礼服用拨着我心弦的声音和语气唱到:走着、忍着,醒着、想着。。。。。。时和那些青葱往事一起泳上心头的一句话,在歌声里我轻声问自己:够了吗,够了吗,没有答案,只有华健的低诉:渡海轮上,万家灯火里,多少的你或我曾被这光景陶醉。。。。。
    公元2003年11月30号,这个冬日的晚上,我从圆梦的终点回到了1990年的起点。十三年的时光,我从一个单纯快乐的高中生走到了现在这个挣扎在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之间的白领。当年的痴迷狂热也早已收藏进了生命的历程,无暇顾及。感谢这个初冬“阳光灿烂”的夜晚吧,感谢这些和当年的我一样的健迷吧,感谢为我们发现了华健的大哥阿宗吧,感谢这十七年陪华健一路走来无怨无悔的音乐人吧,感谢让这所有感谢都有个理由的人-------周华健吧。我愿意守住这些不老的音乐、不熄的感动直到生命的尽头,那时,我会对自己说:一生一次,足矣。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发表评论 

 
 
  首页   动态   资料   音乐   照片   我们   阳光   留言   论坛   在线音乐
Copyright © 1999-2019 wakincha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56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