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济南24小时老友记

济南24小时老友记

地点:济南
人物:
阳光聚餐:我、贝壳、有过去的人(下文简称有混)及夫人、卡百利(以下简称小卡)、yoyo、心如晴空(以下简称晴空)、蜜豆冰一家三口、小旭
友情客串:听健一生(以下简称听健)、问情健、小索、栗子、小超人

首先声明,本文无关如何追健,有的只是情结。十几年未写过这样的文章,写作水平退步,敬请谅解。

14年后的重逢
6月底的济南机场热得爽快,我和听健、问情健、小索坐上贝壳的白色宝马,急速往市区赶路。这是我14年后第一次见贝壳。当年那个瘦小且长得像《还珠格格》里“肖剑”的男孩,已经和我一样中年发福。我们彼此感叹着岁月的无情,又有些网友见面的小尴尬。
“这是贴吧的听健姐、张健和小索。”
“这是阳光第一写手贝壳。”
“啊,我看过你的文章。”
“那是我小时候写的。”
是啊,我们认识的时候,还都是孩子,阳光都18岁了!如果它是个孩子,都该成年了。不,它就是我们大家的孩子,所有阳光人的孩子。

美梦成真
为了避免尬聊,我提议“我们放点歌吧,最好是《心的方向》”。于是贝壳让我连接着他的无限4g下了这首歌,一放出来大家就热血沸腾,因为音响音质太好。后来才知道是他自己花了一万块钱改装的,听个歌容易么。
我是有私心的,小时候第一盘磁带是《让我欢喜让我忧》,引进版就有这首歌,于是听着磁带里的这首歌就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边听这首歌边坐在敞篷车里的场景:车子急速前行,公路不断向前延展再延展,偶尔来个漂移将其他车辆抛在身后。阳光洒在身上,一车的人都是歌迷,大家一起笑着,合唱着。
今天,一模一样的事情居然成真了,除了顶篷未打开(天太热了),阳光透过顶篷还是照亮了整个车厢。
贝壳说“我开车听这首歌会超速,因为油门一直往下踩。”

失踪的“有混”
欢乐的时光总是特别短暂,转眼车已经到了宾馆。我下车准备check in,听健看出我心思根本不在酒店,就让我把登机箱给她,这样我就能继续跟着贝壳出去遛弯儿了。我高兴地扔下箱子说了声“谢谢”,撒腿就跑。
去到车上,我和贝壳狂打第二波抵达济南的有混,可是怎么也打不通,最后贝壳决定直接去火车站接。一路上继续打有混电话,以至于差点撞车。。。贝壳还一度很担心有混的手机是否被偷。
终于在半小时后,有混意外地接了电话,声线朦胧,大致是已经坐上从火车站去宾馆的BRT,不用到火车站来接了。可是贝壳一句“你下车!等我过来!”结束了对话。
见了面,有混坚决让我喊他“小北”。以前阳光除了“四健客”的组合,还有个国粹组合“东南西北中”,出处于阳光百度论坛大佬“小南”,有混为了和他别苗头,硬把自己的“有过去的人”id弃了,注册了小号“小北”,然后“贝壳”就注册了“小东”,上海的“阿紫”也注册了“小西”。我怎么样也是同时期的好友,于是绞尽脑汁注册了“小中”,就这样,一副牌诞生了。
有混和贝壳可是一见就掐的,于是贝壳问起了这次的商演,有混是高管,为啥没拿很多子。我就说:你应该把所有票拿来,站场馆门口台阶上,下面集结一大批人。我喊“跪~”,大家齐刷刷跪下;我喊“撒~”,票子撒出去。
有混说自己不愿意让同事们知道自己是歌迷。我们沉默了。的确是的,我们不愿意让同事知道自己是歌迷,所以都很低调,任何电视网络都不愿抛头露面。原因很简单,人心复杂、有偏见、假难请。所以,我们选择潜伏。

一勺盐
到了有混酒店,已是十二点半,贝壳说要赶紧吃,因为要去接小卡和yoyo,她们14点到站。我们就附近找了家当地菜坐下,贝壳点了好多好多菜,有筒子骨、酸菜饺子,七彩面疙瘩、粉丝炒豆芽等等(菜名记不清了),仿佛想把所有菜都给我们来一遍。上菜的时候,贝壳对着我说:“我想看你吃一勺盐。”
我脑中瞬间闪回到了14年前的那一天,我们在上海的某家餐厅相聚,那是华健请我和还有几个上海歌迷吃过饭的地方,我们坐的就是当时那张桌子。只见我手舞足蹈地聊得正嗨,下意识用勺子从桌上的小罐里勺了一些白色粉末状物体吃进嘴里,但没注意到究竟是什么。至今仍未可知。据贝壳后来调查,那是盐。可我一直以为那是一勺糖。

朋友如山
和贝壳开着高速听着华健的歌,贝壳问起了阿紫(小西)和小南的近况。我是阳光年龄最小的之一,自然结婚也有些晚,其间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就像《红楼梦》里的宝玉一样,看着各位哥哥姐姐们成了家,于是各自忙着自己的生活,出来见面和网上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少。他们各自有各自的命运,有好的、也有不幸的。曾有一度我看着路边的海棠凋谢,花瓣撒了一地,脱口而出“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词句,着实把自己和阿紫吓了一跳。就这样,我和贝壳在车上为生活幸福的歌迷高兴,也为逝去的歌迷哀悼。人生就是这样,悲喜参杂。
来到火车站,迎面走来两位长腿美女,为了美女的安全,有混叫我压车。。。小卡和yoyo一上车就开始聊华健了。因为车上在放华健的早期歌曲,我们一致认为那时候的嗓子虽好,但略显单薄,没现在层次分明,更好听。有人说他现在老了,且不论现在的唱功和嗓音都较过去上了个台阶,再说谁不会变老,或许最浪漫的就是,我们和偶像一起慢慢变老吧。
另外,我们也都觉得华健的现场比cd好听多了,cd有时候录制太拘谨,而现场却更放得开些。早期还是“唱得和cd一样”,后来到了千禧年之后,“行走的cd”已经不能形容华健现场的功力。
至于追星,“下午有彩排,2点左右会出宾馆吧,你们去嘛?”
“人太多了,算了吧。”
“那我们去看看趵突泉和大明湖吧!”
“好啊好啊!走走走!”
“我们一定是伪健迷。。。趵突泉水大吗?”
“来来来,听听新的《用心良苦》。”
“他真的是原唱杀手!”
“原唱不就在这里么”(我长得像)
于是赶往趵突泉和大明湖的路上,有说有笑有歌声。其实,去哪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一起去。

流年似水
贝壳买好电子票带我们入了趵突泉的园子。园子不大,却一派江南气息。仔细端详,打理得很不错,但40元的门票也是有点略贵。来到趵突泉泉眼,虽然没有老舍说的井口大,可池子里的其他小泉眼的确像珍珠般一串串往上升起。我们几个女生觉得果然还是百闻不如一见。
一路上,贝壳又当导游又当司机,随时给我们提着矿泉水,晒得满脸通红,还帮大家拍到此一游的照片。大明湖也不例外,为了让我们沉浸式地体验到大明湖色,带我们坐了快艇。下了快艇,我们在夏荷没有雨旁边,用360摄像机拍了段小视频留念。
由于时间太仓促,贝壳为了我们不留遗憾,驾车在千佛山脚下兜了一圈,此时已是五点半。演唱会七点开始,我们就结束了行程折返回去。

你的青春,我们的人生
济南的东荷体育馆内,座无虚席。但除了走廊,馆内并没有开空调。即便是热得冒汗,大家依旧激动地等着演唱会的到来。七点刚过,灯光骤亮,华健以《有没有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我》作为开场,紧接着就是《心的方向》。看着华健热得涨红了脸,却还是卖力地笑着唱着,很是心疼。伴随着歌声,白天的种种闪回到了我脑海之中,阳光洒落、极速飞驰的车、一车歌迷、欢笑与歌唱。后面的歌曲,同样把我带到了过去。是的,我很庆幸我是一路走来的歌迷,没有错过任何东西。那些打榜的岁月;只要华健的发片,连歌神都不敢发片的年代;淡出香港时的苦楚;千禧年后的迷茫;奥运之后的蜕变;如今的再度辉煌,全部历历在目。而对于我,那一首首歌曲不仅是华健的年轮,更是我的年轮。听着歌曲写作业的年代,拿着磁带反复倒带听自己最喜欢的一首歌。磁带上的每一张图片,我都会翻来覆去地看,每一句文案都细细品味。你放一首歌,我都知道它在A面第几首还是B面第几首。两千年结识了阳光摆渡,从此认识了好多和我一样的歌迷,我们在网站上互相写文写诗,亦或者玩笑式的互掐。华健在台上唱着,我们在台下静静地听着,有一种美好叫做你正风华正茂,我正青春年少。而现在,你依旧神采奕奕,我们依旧初心不变。
曲中,华健盘点着各个灯牌,心里非常的开心。想起99年,华健来上海第一次开演唱会,还没有人举灯牌。到了03年,我帮阿紫贴了块,那时候使用的是荧光纸,结果被华健嘲笑像块杂货店的招牌。一晃十五年过去了,灯牌的材质越来越好,科技越来越发达。一切仿佛都在变化,却又没变。回忆如同一个无形的空间,看得到,却摸不着;看似近在咫尺,那些日子真的不再有。好在,我们都安好。
 

谨尊“圣旨”
演唱会结束后,老友们纷纷在D门这边集合,在走廊里拍了集体照。从正经的,拍到了我和有混一人一边用手臂比了半个心,大家被我们俩括在中间,贝壳与蜜豆冰脸对脸做了个亲亲嘴的动作。然后,大家分车去撸串了。
进了饭店,只见桌椅全部都是矮的,房间的尽头有一个大投影,正在放法国对战阿根廷的世界杯足球,几个大桌上的人正围坐在桌旁,喝着啤酒,看着球赛。我们也围桌坐下,一道道菜喝啤酒陆续地上来了。刚刚演唱会华健说:“听演唱会不能耽误看球!”我们知道他说的是实话,因为99年上海演唱会,他也说他看了女足。这是真爱足球。
大家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贝壳与有混是见面掐的友谊,也拍过一套经典“插筷子”的照片。这次见面自然要给这一系列多添加一张。我们看着他们的这个系列,不禁感叹岁月,有混从瘦变胖再从胖到瘦,贝壳则……一去不复返了。看着蜜豆冰的肚子,我们调侃“你和贝壳可是和华健、李宗盛同台演唱过《真心英雄》的人啊!你们四个才是纵贯线的原型!”我们大家认识的时候都是少年,现在依旧还有那时候的感觉,没有变化,真好。就这样,啤酒、撸串、小龙虾、足球,一直到十二点半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午夜的送别
和其他人道别后,晴空叫了辆出租车,载着我回酒店。一路上喊我可以经常来济南玩儿,还给我指了他办公的的地方。济南的子夜特别安静,以至于下了车,感觉整座城市就只有我和晴空还醒着。我住的是公寓式酒店,所以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晴空一面擦汗一面帮我探路,终于把我送到入住的酒店里,还帮我定了第二天送机场的专车便回去了。

夜话
从听健房间拿了行李,来到自己的房间。栗子和小超人已经洗漱完毕,偌大的房间里整整齐齐,卫生间曾因洗澡淋湿的地板也被擦干净了。大家打了招呼后,我便去洗漱,出来时,她俩已经躺下。
卧室的空调有些不足,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会儿大字形,一会儿一字形。栗子也有些兴奋,问了我年龄,说感觉我是因为看了太多次华健,所以很淡定,她已经兴奋得睡不着了。我说我其实是很激动的,可能比较含蓄吧。栗子跟我讲了第二天她的行程安排,我们相约第二天一起起床后,便沉沉睡过去了。

机场抉择
临晨5:15分,与栗子和小超人道别后,独自来到大堂等听健下楼。有几个小歌迷已经往华健的宾馆走去(就在隔壁),空荡荡的大厅里,我一身白衣可能吓到了人家,她们惊讶过后加紧了脚步匆匆走了出去。这时,司机打来了电话,怯懦地问:“请问是您约车去机场么?”“是的!”我确定地回答,并探头寻找还未下楼的听健。5:30,我们坐上了专车赶往机场。司机师傅路上给我确认了订车人的信息,上面清清楚楚地写道“刀剑,手机********”终于明白师傅为啥打电话这么胆战心惊地了。路上,我问听健:“华健等下也去机场,你要在外面等他么?”听健犹豫了下:“我怕我们飞机来不及。”
早晨的济南机场,已经有很多人排队等待安检。而且,检查得非常仔细,连我肚脐上的裤子纽扣都要拉出来看。我们到了登机口已经是六点一刻,还有一刻钟就要登机了。听健送了我一包糕点,就忙着低头跟人微信聊天。“华健六点半到,要出去看他吗?”她忽然抬起头看着我。“再过安检会不会耽误飞机?”我犹豫地回答。“那算了”她低下头继续发消息。我去洗手间和倒水回来,看到听健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有些难过,到底要不要出去看华健?我望向安检口,觉得有一股极大的气场在外面,我也好想出去,但等下过安检会不会太久而耽误飞机呢?那我就太对不起晴空了。最后,我做了个决定:“还有个办法,你出去,行李我来看。”“你这么淡定啊??”听健看着我,眼里冒着光。“你快去快回!”我拿过她的背包。只见听健姐像囚鸟出笼一般飞了出去。于是我不断刷着微信,跟济南的小伙伴们感谢、道别。
登机的队伍越来越短,我看看毫无动静的安检口,发了个微信给听健,让她早点回来。终于在队伍快结束的时候,看到了兴匆匆回来的听健。
坐上了飞机,我看着窗外的机场跑道,有些恋恋不舍,却也知道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回去。想起了阳光歌迷的集体承诺,不经常打扰华健为原则,签名尽量只签横幅,这也是最初制作横幅的初衷。我淡定吗?我真的不淡定,就这样,看着济南越变越小,终于被云雾遮盖了起来,结束了这次24小时梦一般的旅程。

[ 本帖最后由 刀剑 于 2018-7-11 22:31 编辑 ]

TOP

留个爪爪印,证明我来过
听健一生 与健相随

谁人当今繁星河, 不畏凡尘处处歌.
爱随声韵春日永, 华月清风雅词多。
健步带歌游天下, 跟声随音醉绮罗;
谁若寂寥空寂寂, 急中静听天籁歌。
[- -<谁不爱华健跟谁急>

TOP

有一种美好叫做你正风华正茂,我正青春年少。而现在,你依旧神采奕奕,我们依旧初心不变。
写的真好!!满满的感动,因为华健,有缘相识,最美好不过是来一场健迷之间的约会,有缘相健!

TOP

引用:
原帖由 乖乖遇健 于 2018-7-11 10:44 发表
有一种美好叫做你正风华正茂,我正青春年少。而现在,你依旧神采奕奕,我们依旧初心不变。
写的真好!!满满的感动,因为华健,有缘相识,最美好不过是来一场健迷之间的约会,有缘相健! ...
有缘相健!

TOP

嗯~~~~~~~~~~~~
看完啦~~~~~~~~~~~~~~~~~~
感觉~就是属于阳光的。

TOP

要是有机会再看到贝壳的文章就好啦。

TOP

发新话题